老屋断想

城市森林,被禁锢的泥土和天空

       草木,有粗野之美
"
失语的麻雀反复搭乘一辆公交车
"
从一座岛屿搬至另一座岛屿
车内平行的脸我们互不相认

老屋前的苦棟树

它有锈色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