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23岁

到了23岁

到了二十三岁

傍晚,猛然发现

房东窗台上一朵盛开的月季

惊讶而喊出声

人到了某一时段,常常

忘记年龄.对于突然出现

或者消失的事物

仍然大喜大悲

好像获得又丢失了什么,很重要

能确定的只是那一刻

创造的恒久的漩涡.所有粗心

在寂静的蔓延中获得宽慰


长大后的春天 从未按照

内心的冷暖来去或者停留

孤独具有怎样的力量?

柏松,灌木,羊齿类植物,阶梯状

像合唱团里寂静地歌唱

黑白色的琴键

极细微或极撕裂的月色

有时候我在他们中间会模糊自己的身份

树叶加速滑落,时间的秒针

自由,空气,梦与爱

直到所有空洞的暧昧被连根拔起



0157275e69decea80120a895416821.jpg@1280w_1l_2o_100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