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什么都贫乏

今夜     什么都贫乏

只想和时间站立成树

慢慢地轻闭上眼睛

将呼吸置于千里之外

待这夜里再无人念


他好像在张望

好像想要透过不透明的夜色

看清离熄灭

到底还有多远


夜色更加晦暗

晦暗的夜色只肯站在夜色一边

但夜色无法同化他

也几乎没有 把他

从中间推离出去的力量

他现在也同样如此

一直在哪儿徒劳地

拉一扇很难拉开的门

已经撕开了 一道道伤口

这种时候,宿命

格外像一块从山顶滚落的石头

并在止不住的滚落中

把这些年的经历 搂抱成一团

他听过灯塔和愿望

当一盏灯有了愿望

他特别想知道

它还能坚持多久

它有什么必要,非得

亮点像一个名词

有了好大一会儿

他 站在这个问题前沉默不语

像是另一个 无人理睬的

大问题


夜越来越深了

也越来越静

静的可以清晰的听见

时间所发出的声音

时间只做它喜欢做的事

我是说 无论我听见听不见

它都在滴答滴答的数着

永远数不完的自己


无论我写了多少漂亮或是糟糕的

句子,它都不会停下来

我只有下意识的挪了挪椅子

以便于和自己挨得更近

以便更加舒服地

面对它,就像那些

挨在一起的草木

面对着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