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记

杂谈记

致崔向

我曾写过一组纯粹的诗歌给他们
现在他一个人说谢谢最近好艰难
这时我走在校园路上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影子
两株洋槐枝“啪哒啪哒”掉下来
长风衣布满花朵
我模仿春天的语气
“总有一种力量打开你心中的窄门”
他回复,“感觉过不去了”
此时苍白无力又委屈的声线
在沉默的峡谷里漫延
我们都知道最后我们必须
“靠我们体内一个看不见的太阳活下去”

  • 2021/8/13
  • 这是很久之前写的一个句子了,那个时候还没本科毕业,备忘录里面显示的日期是2021年5月7号,时隔今日已经3个多月过去了。
  • 说真的,崔向经历的那些故事给我的感觉是真的挺难受的,大学四年都是我心中向往的爱情典范,最后还是败给了赤裸裸血淋淋的欲望都市。打碎了我大学四年对校园恋爱所有关于美好纯粹的幻想!
  • 母胎单身23年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够遇到纯粹的爱情,遇到那种如沐春风的温柔。随着年龄的增长,哎,生活中有太多了责任都需要去承担了,一转眼,我已经由一个懵懂青涩的中学生变成了一个需要独当一面的研究生同志,家庭父母也逐渐年迈,来自大山深处的一个男人必须背负着一个家族走出大山的责任,不然也就是真的枉费读了十几年的书,在这种苍白的生存面前,那些虚无缥缈的精神食粮就显得多么微不足道!
  • 未来的我应该会感激现在努力工作的自己吧,多么无奈又苍白的一句话。是啊,长大之后,我们都必须靠体内一个看不见的太阳活下去。
  • 2021/8/13
    决定写点什么却发现身体处于
    语言的另一端
    这多少令人沮丧
    就像渔夫看着破洞百出的网
    秋刀鱼光滑,扁身子,游得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