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我们在路上遇见

突然就西风紧突然就冷气袭身像突如其来的箭簇、云与茉莉时间的秒针树叶加速凋落漏下大片沉默给深惧寒冷的人想写一封信了说说这些年的柔软、坚硬、虚伪和痴说说爱与不爱说说人群里我空无一人说月白风清,天高,云没有踪影

这一年

这一年,我种下许多草木在身体里生长哀乐。葳蕤,也凋零我种下江山,十万里疆域,足够我信马游缰看花、弹琴